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一年和六年
一年和六年

一年和六年



  我,羽瞳是一名女子私校的国中英文老师及3B的导师,今年30岁(170公分,36C罩杯)。有过几次的恋爱但总是无缘分,话虽如此,自己还是很渴望珍爱的出现。早上一到学校自己的班级,专注的教导大考前的英文复习,美沙从一年级就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兼班代,总是能帮我分担班上的大小事情。

  下午5点半最后一堂课下课,美沙在做业簿上塞了一张纸条给我,说下课有事想找我商量,我想或许是课业上有些问题想请教我。教室仅剩美沙正在整理同学的作业,我看者她微笑地说:”美沙,有甚么问题要跟我说?...”只见她低头害羞不语,未了不让她感到尴尬,我转身擦拭黑板上的文字,心想等等吧。(美沙-18岁,168公分,34C罩杯,已有美人的模样)过不到30秒钟,突然间美沙从背后抱住我的腰,紧紧地以靠着我,我正要回头时,美沙轻诉:”老师,我好喜欢你”就害臊提着书包跑走了,留下了一封粉红色的情书。我心想:女孩子总是有些幻想,带是美沙的情书回家再看。

  因为双亲皆已过世,自己一个人独住,洗完澡后心想来看看美沙写什么,果然不出我所料,少女情怀总是诗叙述着这3年对我的爱慕…,下面写着PS:老师我等你的回覆喔及她的手机号码及家里电话。我心想这小女孩,明天我要好好训诫她,但心里却有点甜蜜的滋味。

  隔天美沙未到校,我心里想是不是因为表白不好意思的原因,我便打了电话到美沙家,是美沙妈妈接的,并告知我-“美沙她在家,不好意思老师,她今天说人不舒服”我听到放松了不少,深怕她真有意外。我便说:”美沙妈妈,我可以约在咖啡店见面吗?我想跟你谈谈美沙”

  晚上7点钟,我坐在咖啡店等着美沙妈妈,美沙妈妈穿着水蓝色的洋装,确实是个美人胚子跟美沙一样。我拿出美沙给我的情书,美沙妈妈看完后跟我道歉-“不好意思,老师让你操心了”,我说:”没关系,小女孩第一次不懂事,我们在注意一下。快要考大学了,应当要让她这一个月心思放在学业上,并答应跟美沙妈妈一起去看看她顺便跟她谈谈”

  坐上美沙妈妈(晴子姊, 38岁177公分,36D罩杯,寡妇)的车子,跟晴子姊详谈才知道美沙小学六年级父亲去世后,晴子姊扶养长大,靠的先生留下的3间房子出租过日子。国中后美沙就跟晴子姊一起睡觉,母女的感情很深并相互依靠。到家后,美沙不好意思地坐在客厅,晴子姊与我不停的晓以大义希望这小女孩听得懂这些道理。美沙确实是个很懂事的女孩,美沙说:”老师,等我考完大学,在跟我交往”晴子姊顿时脸色一沈,我便说:”好的,老师跟你交往,不过你要考到妈妈跟老师心目中的大学喔!!”美沙雀跃的回覆允诺。

  大考完后,美沙如愿考上第一志愿,也代表我必须实行我的承诺。晴子姊跟我先到外头喝咖啡,美沙要下厨给我们吃,这段时间我们无话不谈,连女性私密的性事也谈及,我说:”我已经1年无性生活了”,没想到晴子姊回:”我更久,我6年了”两人尴尬的看着对方。

  美沙看到我一进门就愉跃地跑过来抱着我,老师我好想你喔。快点来吃晚餐,整晚美沙都紧握住我的手,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只见晴子姊用不好意思的眼神回覆我。晚餐过后,美沙说:”下次约会,羽瞳你要穿得漂亮一点,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心想真是人小鬼大,回程晴子姊送我到家,基于礼貌我请晴子上楼座一下。我正在泡茶,晴子突然从背后抱住我,双手开始碰触到我的胸部,我的身体感到一阵酥麻与微热,我急忙转身用双手要推开时,没想到晴子双唇立即靠上我的额头亲吻我,我并没有抵抗,两人抱着彷佛时间冻结在那一瞬间。突然,手机响起,美沙来电询问是否到家,打破了彼此的尴尬。

  当晚,我在梦境中竟然梦到晴子,两人不断地亲吻爱抚着。惊醒后,竟然发现自己的阴部有点湿湿的,指尖碰触才发现自己蜜汁才以流出,我在完全无法入睡。难道我真的有所动情吗?开始幻想晴子的脸颊与高挑的身躯,双手不断搓揉自己的乳房,敏感的乳头早已立起。右手食指与中指不停去抚摸我火热的舌尖,舌头不停地吸允挑触我的指尖,不自觉发出:”滋,滋…….滋,滋….”的声音。我的脑中理智一直想提醒我的身体,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肉体,右手不停地从腹部往下滑,到了我稀疏的下阴毛,双腿外开的更大了。右手中指开始朝自己的蜜穴戳进去,”阿…阿….快点….晴子….”我的左手也没停着不停搓揉我的双峰,指尖不停的往洞口插入,身体不自觉的弓起挺住,不到5分钟的时间,爱液从我的阴道口流出来了,淫荡的自慰就在睡意慢慢逝去。


  隔日星期天接近中午,手机响起,美沙来电。说今日要去百货公司逛逛,等一下来接我。接完电话没多久,竟然门铃响起,没想到美沙与晴子已经在我家门口,有点不悦的我,轻骂了美沙,下此不可以这样无理取闹。我急忙关上主卧室门不想让母女看到我昨晚淫乱的房间,赶紧梳洗一番准备出门。但我竟然忘记阖上主卧室门口,我不清楚主卧室此刻竟有一人。

  身穿浴衣正准备蜕下,一开门我见状晴子,发现她正着我的床,床上有着一大片爱液晕湿开的痕迹,两人更为害臊,一时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开口。晴子走过来看着我说,我也好想你,轻吻我的脸颊迅速关上门走出主卧室。

  一路上我跟美沙都坐在后座,虽然一路上美沙都不停地更着我说话紧握着我的双手,但我发现晴子不停地从后照镜偷瞄着我,我的意志似乎动心了。

  到了百货公司的内衣专柜,美沙说今天晚上我们在家吃饭要穿内衣主题,所以要挑对方希望的穿的样式。到了一家法国内衣精品专柜,我跟晴子毫无反抗的权利就被美沙说服并到更衣室试穿。美沙帮我挑了一件白色蕾丝半托式胸罩,搭上高腰花边内裤及吊袜带一整套。晴子姊则是黑色露肩爆乳性感马甲内衣吊袜带一整套,美沙见到我俩都试装无误后,跟着店员挑了一件要让我们惊艳的内衣并窃窃私语,店员对我们3人说:你们母女感情真好,一起挑内衣。晚上7点回到晴子家里,美沙催着我们要一起内衣欣赏会,关上房间灯光,开启墙上的壁灯,更显得神秘,要求我要先出场,接着晴子姊,最后才是美沙。只见她小妮子这么有心,我跟晴子都哭笑不得。我穿上这件内衣,惊觉自己的身材竟然不输内衣模特儿,看着镜中的自己,白色的吊袜带搭上白色高跟鞋,更显得身材比例。我先侧坐在主卧室床边,双腿斜侧交叉着,却有点害羞起来,毕竟自己从未穿成如此性感。不一会儿,晴子走进房内,我的目光一时无法离开。上半身马甲低胸露出她美肤与D罩杯的好身材,黑色的吊袜带更显得修长的美腿。我的心里早已经融化,晴子走过蓝,托起我的下巴,亲吻着我,接着紧邻的我身旁侧坐着。

  美沙敲着门”咚,咚”走进来,我跟晴子都不敢相信这是美沙。黑色的绕颈式性感猫装,丝袜的材质更透显出玲珑有致的年轻内体,稀疏的阴毛隐约的衬肤出来,底裤竟然是一体成型的开状出来,粉红色的内芽不注意也很难。

  晴子立即起身拿起棉被遮住美沙,有点斥责地说:”美沙,你玩笑开得太过分了。好了,不要闹了”。美沙眼眶此时泛红地说:”妈咪,我知道你为了我都没结交男朋友。但我喜欢妈咪跟羽瞳,我不想要离开你们”。晴子更为生气,怒说不要说了,我是你的母亲她是你的老师,这样是不对的。美沙哭着看着我俩:”我知道老师喜欢妈咪,妈咪也喜欢老师,难道我不能喜欢你们吗?”我见状气氛如此凝重,赶紧对拉着美沙说,跟妈妈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一时好玩。

  我拉着美沙走到床边,仅见晴子也眼眶打着泪水,美沙竟然将母亲推到在床上,强吻着晴子,晴子双手被美沙压制着,不停地说,别这样:我是你亲生母亲,这样是不对的。美沙的舌头不停舔亲着晴子的脸颊,希望母亲接纳她的爱,晴子正当要抵抗开口说时,美沙的舌头趁势侵入母亲的双唇。晴子投降了,禁不起肉欲的呼唤,母女开始情不自禁亲吻起来。我不敢相信我的双眼,竟然在我眼中亲见到禁忌的性爱,我正欲走出卧室门口,美色拉住我的手,”别走,羽瞳,留下来爱我”。

  晴子起身,含情默默看着我,示意要我靠近她。此时我闭住双眼,两人深情的轻吻着,晴子绕到我身后用舌尖触及我的脖子与耳后,美沙面对着我们看得目不转睛,有点感到害羞的我,视作要将头倾斜不想让她看到我的眼神。虽然我有170公分的身高,但与晴子177公分想较下,我只能任她摆布。

  晴子此时往后退,身子倚靠的门口让我能借附在她那高挑的身躯,双手抚摸我的双球,我不敢相信竟然梦已成真。晴子此时将我的半托式胸罩往下推,我的半球状的托在钢圈上,好热….好涨…..。晴子双手指尖不停的搓揉我坚挺的乳头,我真的好难受,下半身臀部开始淫乱似摇动磨蹭着晴子的阴部。或许是我的震动见效,她开始闭起双眼享受我律动,不自觉的说出:”快点…快点….羽瞳我要”我此时化为主动,带领着晴子与美沙走到主卧室房间另一头的皮沙发与茶几附近,我想让美沙看看她母亲的蜜穴,晴子平躺在茶几上,好色的看着我。我将她双脚成M字腿张开,双手扶着脚踝黑色高跟鞋抵住茶几边缘,很象是在妇科内诊一样。我的右手开始轻抚晴子的内裤,发现她三角地带早就已经湿了一大片,泛滥成灾。左手也没闲着,一个一个解开她马甲的前扣,36D饱满的双乳被我咨意的搓揉着柔润的乳房。晴子深呼吸着说道:"我的身体你喜欢吗?"我拉开了内裤,晴子更疯狂的的张开大腿,让我的舌头舐着那一片湿润的蜜境并用手指慢慢的在下面抽送着,所流出的爱液我更是不敢浪费,完全的将它吞下。

  处女的美沙,直直的站着看着两个生命中重要的女人如此想爱的。蜜穴早就已经湿透了,双腿紧紧夹住,我跟晴子都知道她的身体想要了。我跟晴子左右个一边抚摸着粉红色的双乳,毕竟是第一次,美沙的乳头很快就立起来了,少女的矜持不复存在。美沙坐在床上,她的双腿不自主的合拢,但又控制不住的张开双腿,看这晴子妈妈与我,倾诉说:”温柔一点,这是我的第一次”。我则是站着让美沙可以擡头舔我的淫穴

我不知道开如何面对美沙,毕竟我是她的老师,但是我又喜爱晴子。躺在床上的我,心里滋味五味杂陈。房间仅剩下我一个人,还好是暑假期间,不然我真的会迟到。看到床上早已经分不清是尿液还是爱液晕开的痕迹还有美沙落红斑点,充满于房间内弥漫的淫荡的气味,还是无法忘记昨晚的画面。

  
  ..................